討論議題五:「資訊素養與數位落差」討論

主持人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 曹啟鴻立法委員
引言人 全國教改協會 丁志仁理事長
           輔仁大學圖資系 毛慶楨副教授
           朝陽科技大學資管系 洪朝貴副教授
與談人 政治大學商學院 吳思華院長
           教育部社教司 周燦德司長
           全國教師會教學研究部 詹正道主任
           台北縣教育網路中心 朱大維執行秘書

子題一:從組織、課程、財政談「成就一個對弱勢友善的資訊教育環境

全國教改協會 / 丁志仁理事長:

        某丙覺得自己根本用不到E-Mail也不屑學,某丁為愛玩富家公子,父母也幫他買設備,家裡請了家教但他溜去玩也沒學,在此說明一下,我們不是說,所有不會使用資訊工具,不會使用網路的東西,就叫數位落差,我們今天談,要侷限在一個範圍談,談基本學習機會落差的這個部份,我們不是去談數位表現落差問題,這裡先做一澄清,要不然問題會外延的太嚴重。我們所處理的是偏遠地區、低社經、身心障礙、原住民的具體協助做法的問題。我們認為社會應該提供每一個人基本學習機會,但是不可能提供無限制的學習機會,也不可能提供學習成果,這是一定要對問題本質區分清楚的地方。對於基本以外的學習機會,學習是很廣泛的,這個運作要視每個人需要,支付成本加以獲得。我們對每個人提供基本學習機會,每個人可以善用他或糟蹋他,每一個人學習成果是要自己負責的。

        為何我要做澄清呢?因為高唱公平其實會帶來資源扭曲和不負責任。基本學習機會在每一階段定義不同,對基礎教育來講,基本學習機會包括我要提供他課件、教材、學習場地、請人來教他。中等教育他的基本學習機會是包容所有人有學習場所、學習內容,高等教育學習就不同了,高等教育學習機會是保障每一人有機會取得學習內容,對不同學習階段有不同定義,處理的分寸也不一樣。這兩天以來大家都很清楚,數位落差不是資訊化製造的,此社會擁有形形色色不同相對弱勢地位的人口,在資訊化過程中,常會發生把他們不利地位進一步鞏固,擴大,凝固的現象。簡單說,從民國73年以來,台灣四個教改團體開始活動,十五年來,台灣整個教改路線走多元化,自由化,因四十年來的戒嚴,教育改革碰到的問題,就是如何走出戒嚴,把4000所學校由4000所教育部的派出所變成4000經營體,主軸是本位經營及合議經營。從大學自主到中小學師資改革,課程改革是現行在作的,教育財政改革,教育行政再造,這些改革都是為將教育部派出所變成經營體。此一路線對教育的兩個基本價值觀,一方面追求效能,一方面追求公平。這兩個價值觀是不能對於任何的價值觀無限上綱。對效能百分之百追求,就會犧牲公平。反之,百分之百追求公平則教育毫無效能,人無法從教育中受益。走多元化與自由化路線,基本上是拉大社會主流與弱勢的差距。十幾年以來,每一次談教改的擘畫,都會去談一個課題,就是扶助教育相對弱勢,但是十幾年來文件都有此章節,但結果都是口惠而不實,原因是做此件事就是資源逆向分配,給實力少的人分配更多資源,此操作不合政策操作原理成果。到目前為止,整個教改情況是效能提升,公平性下降,過程中最嚴重的是四個族群,偏遠,低社經,身心障礙,原住民。教育部內部計劃對後二者,身心障礙和原住民,有承認教育相對弱勢,正式計劃在扶助,專有的經費保證。偏遠與低社經歷年來的報告,並沒有顯著承認其相對弱勢地位,因身心障礙與原住民有很強的凝結性與族群,本身會從事族群不利地位的改善。但偏遠與低社經的情形很慘,連自己是相對弱勢都不自知。

        資訊化以來的困難,剛報告過,這些教育相對不利的族群,不是資訊化製造的,資訊化過程中本來應該利用資訊化工具改善他們本身不利處境,結果深化與擴大他們的不利處境。如偏遠地區其最大問題為貧困不容易減輕,低社經無充裕的軟硬體使用機會,身心障礙者現在的主要問題為軟硬體調整,如昨天伊甸夥伴說金點系統不再製造,凡是作業系統以DOS為主者被微軟消滅,等會會討論這方面問題。原住民須較多母語與文化資產上的課件,但此方面課件出現很少,若說去改善他們不利處境,分為兩部份來說,基本面短短數分鐘若報告不完,請參閱書面資料。我們要談的是整體表現策略,此二部份為若要協助教育相對不利族群,須讓整個學習變得便宜又簡單,最為實惠幫助,也就是降低入門門檻,學習門檻,成本門檻。

        另外,以前規劃扶助相對弱勢經驗可發覺,若要規劃一案件使弱勢族群單獨獲益,不易成功,常須讓主流族群也獲益。做此種規劃,須在基本環境中發展數位學習機,PC對弱勢族群來講使用及成本門檻太高,此部份須改進。另為應用軟體的發展上,應使用自由軟體。遠端之訴求為IT,為讓弱勢族群本身有遠端能力,應該全民共有,不應該被私佔,因涉及到在網路世界自我表述的機會。舉例子來說,如何讓窮縣分到政治經費,七月五日在分配各縣市新增員額時,我提出一構想:應取全國平均基準線,員額低於此基準線,補到這基準線,高於者就不獲員額補助。開會時就受到反對。高雄市反對,因他是高過基準線,他的道理是,因高雄市努力投資教育,以致員額較多,若今天採此補助方式是在懲罰努力的人,是不可以的。此課題會散佈在下面每一個我們所談到的議題:對弱勢族群從事資源重分配,若採剛才原則,是在懲罰努力的人,應如何解決,如何讓頻寬進偏遠地區,敬請參照書面資料。

        現在要講的是,教育部加強偏遠地區資訊教育計劃,其中由各地教育局認定一千所中小學為偏遠地區補助電訊費用,我認為應趕緊瞭解其位置及規劃,設法對不同的學校規劃不同的地區網路發展,以及頻寬進去的發展。每一個地方情況不一樣,儘速讓此地方可以進去,有關身心障礙與原住民昨天我已說過,身心障礙者按照法律一年有一百五十億的教育經費,原住民則有十五億教育經費,這些錢都沒有善用,大家需要訓練看帳的人。根據教育經費編列管理條例,九一年政府從中央到縣市到學校,教育的帳全部要上公告、造冊、說明用途。有關低社經有一件事值得討論,教育部在推的人力資源方案,第一就是設置副校長,校長管白天,副校長管晚上,預備把學校資金設備,夜間與周六日開放出來,提供給低社經的子弟在本身使用軟硬體不足時使用,但這些是艱難的主張,我盡力去促成與突破。在場有立法委員在,未來有賴於民意機構大力支持與推動。謝謝!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 / 曹啟鴻 立法委員:

        對此主題開闢對弱勢族群友善的環境,接下來請毛教授與洪老師共同分享這十八分鐘。以他們的在花蓮萬巒鄉的實作經驗作一報告。

子題二:協助偏遠地區與低社經的實作與實踐

輔仁大學圖資系 / 毛慶禎 副教授:

        今日課題為自由軟體在花蓮縣萬巒鄉的應用,相關資料在給各位的文件中都有。主要理念為聯合國人權宣言第十九條,言論自由與表達自由。今日跟各位報告的是在給各位的資料之外的。

        我們服務的學生,輔仁大學圖書資訊系學生在九二一過後不到一禮拜,就討論說如何投入九二一的災後重建,結果成立南投縣鄉鎮圖書館重建服務隊,經過各方面的聯絡募集了二十位同學,一起去三個圖書館服務,把圖書館的書從地上撿起擺在書架上。其實這不是偉大的事,聽說蠻受歡迎的,因書還沒放到書架上是無法借的,所以放到書架後可以開始借書了,整個完整紀錄在這邊有個網址,有詳細介紹過程及結果。

        第二屆我們稱之為九二一中部圖書館重建服務隊,公元兩千年的暑假有十人去霧峰鄉立圖書館服務。同學收穫良多,因為在報上看到土壤液化,不知為何,在圖書館工作的時間中感受到土壤液化的威力,只要十幾公尺外公車經過,整個房子開始搖晃,不過現今仍在使用,沒有什麼問題。第二屆同學蠻害羞,沒有網頁資料,事實上他們是覺得做得不好,因為只有十人去,但是,我們知道服務不在人數多寡,而在經驗傳承。

        有第二隊的服務之後,就有第三隊,改名為第三屆圖書館服務隊,時間從2001年元月十四日至元月二十日,此段時間內,主要在新竹縣五峰鄉,峨嵋鄉及石光國中。我們從第三屆起確認服務方向,應朝向偏遠地區和原住民部落。事實上偏遠地區很難定義,像低社經,我們無法定義,但原住民很容易判斷,因為政府有明確定義,但其他地方則須別人提供意見。在此段時間結束後,我們配合台北縣一位縣議員,接受緬甸華僑協會的要求,募集書送至緬甸北部的華文學校,這個情況在座很多人都不太曉得,我本來也不知道,去參予才知道大概三十年的時間沒有任何一本中文書進去。那邊的華校聽說(不過我想是事實),沒有書但又要讀書讀到高中,那怎麼辦呢?老師只好在黑板上抄,學生去寫,但學習有限,所以老師也不知道該怎麼教,你只要看到緬甸來的僑生,他們寫字都很漂亮,都是一手好字。我們去了十四個人,整理了大概四萬多冊的書,四萬多冊有多少,大概是一間國中小的教室,由地上堆到天花板,塞的滿滿的,把他拉出來裝箱,裝到可以用貨櫃運的程度,目前這些書因緬甸政治情勢的影響,還在努力中,聽說七月一日時,書已上貨櫃了,八月一日才會到達,有一儀式會盛大舉行。

        第四屆前幾天就有八十七人參與,名單參閱如下,是有作一個網頁,第三屆也有作一個網頁,服務的地區就是五峰,峨嵋,尖石三個鄉立圖書館和南和國小。南和國小位於新竹縣關西鎮,地理位置不太遠,但是學校小小的,附近人口減少,在南投縣部分,我們這次服務較多,去五戒部落,新望陽部落,發祥國小,春揚部落和清源部落。後二者由洪教授帶領海洋大學學生幫忙執行,前三者由新竹縣市輔仁大學圖書館服務隊去做,相關資料網頁上都有。這些學生做的很清楚,事實上這些案子都是學生在做,我沒有做,只教他們去做,他們會說請於某天見某人,前面的工作以老師的立場來說,都很輕鬆,跟著他們去遊山玩水。目前正在執行七月九日至八月五日的這二十八天,我們稱為萬巒專案,細節在給各位的報告中都很清楚。這個專案,為何為二十八天,我們也不知,是教育部中部辦公室核定的,去那邊做什麼工作呢?其工作性質與前幾個服務隊不同,在萬巒鄉的工作重點是放在萬巒國小與台東社教館的萬巒工作站,每天會分早晚三四個班,教國小,國中,成年人還有學校的網友,教他們電腦知識,所用軟體就是自由軟體。

        萬巒國小校長曾說,用自由軟體很好,用自由軟體不用上法院,很有道理,我一直跟他說用自由軟體不用付錢,他一直不懂,錢跟我有什麼關係,因為政府出錢,不用上法院就很高興。有關萬巒專案的資料在網頁上和新聞稿和投稿都有,希望在八月三日在花蓮縣向大家宣佈此計畫,希望更多學校,更多社區,更多圖書館能夠使用自由軟體從事所有的活動,若有困難可找我,我可找人,錢,電腦給你。今天想做四件事,第一就是有使命感的在地人,在偏遠地區,在原住民部落的人,有熱誠的使命感的人,這是最為困難。第二為參與的志工,目前圖書資訊學系的人只有二百五十人,學生中有三分之二以上都有參加過活動,沒有參加過的人都很另類,他們在系裡面幾乎活不下去。很多人很納悶,為何有學生要參加此種活動,我更納悶是別系的學生為何不參加,我想原因是宣傳不夠,希望各大專院校學生、社團、老師、上班族都能參加。目前上班族很踴躍,每個禮拜都有四、五人自己出飛機票到萬巒鄉服務。第三有機會找一些低階的新電腦,電腦在偏遠地區因人維修不易,若用舊電腦故障率高,會造成學習障礙,用低階電腦的原因是只要吃飽就好不須太多的錢,而且低階就夠用了。最後一點就是經費,說實話給太多,人就會享受。在萬巒白天的溫度大概三十三度或三十四度,晚上三十度,全部沒有冷氣,睡在活動中心的講台上,他們也睡得很高興,目前他們最期望的工作是每天下午一點鐘至五點鐘,大概有五六人教學校老師網管,其他人最期待的就是小朋友帶他們到河中游泳。以上報告玩了,謝謝各位。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 / 曹啟鴻 立法委員:

        非常謝謝毛老師的團隊帶著自由軟體進入此區。那我們繼續請朝陽大學洪朝貴副教授進行發言。

朝陽科技大學資管系 / 洪朝貴 副教授:

        主持人各位先進大家好,我想就接續毛老師的報告,再把面臨的問題報告一下。剛才毛老師有說到有問題找他,確實一些行政或資源問題,都是他在處理。但有一技術問題無法克服,用自由軟體為當地偏遠地區民眾把所有軟體都換成自由軟體(如剛使用的簡報就是使用自由軟體),這些文書處理,試算表,網頁等都沒有問題。無法把整個學校的所有電腦換成自由軟體,碰到最大的問題就是無法把上級長官或其他學校寄來的doc檔案打開,讓我們無法把所有軟體自由化,必須留一台電腦做資料轉換的工作。

        此問題究竟有多嚴重,為何我小題大作的寫一篇文章為「我為何不用doc檔」,這是需要解釋一下的,甚至用一個聳動名詞「鴉片軟體」來解釋之。各位可想一想,過去耳機是單聲道而後來到立體聲,若只有一黑線則為單聲道,若為兩條線則為雙聲道的耳機,過去所買很舊硬體,如我們在學生時期買的收音機,都是單聲道的耳機,後來技術進步,產生了立體聲的耳機,我拿來接到舊機器可不可以用?是可用的!舊機器接到新耳機是無法享受到新耳機的好處,但是立體聲的新耳機拿到舊機器來用還是當單聲道使用,可以聽到聲音。可是這個doc檔,把新版的Word所產生的doc檔寄給舊軟體的使用者,他是完全打不開的!在技術上這是不合理的!技術上應該是舊軟體讀到新檔案,應該把原有的文字功能顯示出來,圖形功能顯示出來;新檔案使用新的flash動畫或音效等等看不到,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使用舊軟體。

        各位可發覺為何新的doc檔到了舊的軟體就完全打不開呢,這是不是刻意造成的數位落差?我想今天談的數位落差,可以談很多政府或社會應該出多少錢做什麼事,花多少資源做什麼事,這應該積極去做。很多事是很辛苦的,但我有一卑微請求,請社會大眾消極被動簡單的配合,不要強迫其他人使用封閉的檔案格式,現在有純文字檔和HTML檔可使用,可夾帶聲音圖形甚至是影像,若不能積極幫助這些偏遠地區民眾,無資源積極主動參與拯救數位落差的這些族群,最起碼不要加深數位落差。而我們在加深數位落差的同時,是在替某一家公司做行銷,或鼓勵弱勢族群從事非法拷貝,這有點嚴重。我有點感觸,請大家參考,當然這不是各位的錯,無人提醒的話,你也不知有這樣的情形,我倒覺得資訊人員,尤其是專業資訊教師應該有責任告訴社會大眾。教Word沒有問題,但要告訴他們要將word檔寄給別人時應用相容檔案格式寄出,這是減輕數位落差最不費吹灰之力的事。

        昨天提到製作網頁設計的問題,這在背面的補充參考資料中有提到,留住訪客從掃除路障做起。此問題也是一樣,我們利用文字註解,簡單的描述動畫或影音的內容或漂亮的連結,這在技術上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但是過去從未注意,結果造成了所謂的「數位落差」。昨天提到視障生沒有辦法上網,縱使準備好軟體和盲生用的文字瀏覽器供其上網,但連上政府機關網頁或各大入口網站,看都看不到,應該用文字註解的都沒用文字註解。這些容易做到又不花費多大社會成本,暨可增加競爭能力的事情,我們應盡量去做,此為解決數位落差方面可進行的步驟之一。

        請各位回到補充的這頁,從「軟體層面減輕數位落差」這邊。在積極面,除了不使用「鴉片軟體」之外,並積極推廣自由軟體的使用。所謂鴉片軟體就是使用後會不得不用而繼續使用,所謂自由軟體,其精神及內容請參照網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鼓勵落後國家使用自由軟體,原因很多,不只是價格問題還有上法院的問題,值得大家參考。使用自由軟體會帶來許多副作用,在自由軟體的產生和使用及改進的過程中,這一套機制跟版權所有軟體鼓勵的機制完全不同,所以使用自由軟體後,社會會多一點「擁有的多不如使用的巧」的觀念,多重視「互惠互利」,而少一些「互挖牆腳」。

        通常我們遇到資訊問題需要解決時,多會朝花錢解決問題的方向思考。我們應該要是從互利的方式,從解決問題的角度思考。為什麼會造成這樣的風氣?時間簡短無法報告,請大家參考網頁。最後我想這個東西困不困難?是有一些困難。既得利益者會有一些反彈,需不需要去做?我想絕對需要去做的。國家的命脈不能掌握在那些喜訴訟的版權廠商手中,連製作相容軟體都會被版權廠商告上法院!若將資訊化的工作交到這些軟體廠商手中,我想這不是件很好的事情。

        此為簡單報告,請參照附件「維護接駁資訊的權利,消費者自求多福」,有更多的介紹,有機會再跟各位討教。謝謝。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 / 曹啟鴻 立法委員:

        非常謝謝洪老師,非常低調且希望大家不要使用封閉性軟體而被套住。能不斷修正的自由軟體使得低社經和弱勢族群因此不斷更新內容。接下來我們請與談人發表意見,首先我們請政治大學吳思華院長首先與談。

政治大學商學院 / 吳思華 院長:

        謝謝主席及大會能給我這個機會能參加這個研討會,就「資訊素養和數位落差」這個主題提供意見。個人過去半年有機會參加教育部中小學資訊教育總藍圖的規劃工作,跟丁理事長和許多中小學老師共同學習,是難得的成長機會。但是我今天的發言純粹代表個人而不代表教育部,來談對今天這個主題的看法。我想今天談的是「資訊素養和數位落差」,剛才丁理事長在引言時對此問題有深刻和清楚的報告。數位落差有兩種層次資訊落差,一為資訊科技應用能力的數位落差,就是有一群人對資訊科技的應用能力不足,使得他們與社會有一些差距。另一種為接近資訊或接近知識的資訊落差。我覺得這兩種資訊落差意義不同,在思考時我們應該把它們分開思考,前者就好像現今手機普遍,在座各位應該都有手機,也有人沒有手機,有手機者使用手機的能力也有所不同,我常被女兒笑說我笨,手機只會用來打電話,其他功能都不會,其實我也有很嚴重的手機落差。舉此例子說明資訊科技本身的落差,個人覺得不必特別擔心。好的資訊科技發展到最後,一定會讓使用者方便使用,如果不方便使用者則它一定會進步,所以今天這部份的落差不必過慮,但不是代表不必注意。

        今天所需注意的是每一個受教過程中,受教學童是否都懂得資訊的基本架構和對趨勢能有所掌握?對特定技術的不熟悉,可不必過慮。如同今天中國大陸從來不用錄影機,直接使用VCD和DVD,那麼我們可以預期他們可能不用電話,而用無線手機,因為資訊科技的進步,是會跳躍的。這個階段沒有學到不代表下個階段會面臨很大的問題。這個講法回到中小學教育中,我們在這次中小學資訊教育總藍圖裡面,比較充分反應這方面的理念。我們在中小學的教育不是強調資訊科技的教育,而是希望因為有資訊科技,在教學的內容上能夠提昇,這就是我今天要談的第二種落差。我們在接近資訊或在接近知識的過程中間,我們有沒有產生變化?那麼如果從這個觀點來看,因為要接近資訊或接近知識,第一個基本議題是我們有沒有好的網路系統環境,能讓每一個人有相同的權益接近資訊?所以剛才丁理事長提到寬頻到校或寬頻到村,我個人認為應成為第一個基本建設。若寬頻不能到校或到村,那代表台灣有些地方很容易接近資訊,有些地方不容易接近資訊,所以這是第一個基本要務。在此次總藍圖裡面也放入了,也希望委員及在座同仁,大家一起努力在未來預算的編列上,能夠把寬頻到校成為一個基本建設,這是我第一個想法。

        第二個想法是說,光是有寬頻是沒有用的,若我們今天上了網不會因為網路上的資訊而提昇我們學習內容,不會因此有所改變學習過程品質,若從此觀點來看,今天應關心或擔心的還不是台灣地區偏遠地區跟台北市的落差。個人最憂心的是,我們今天上網可發現在網路上得到的中文或屬於我們自己創作的知識是非常少的,就像今天我們在看書,進了圖書館,百分之九十九的書都是英文書,只有百分之一的書是中文書。這種資訊落差是我們和整個社會共同對的,若能克服此問題,才能克服此種落差。針對偏遠地區來說,我覺得有幾件事是我們可以去努力的,在政府的支持之下有數位典藏計劃的進行,此計畫非常重要,希望此計畫完成時,所有創造出來的數位典藏資訊,可以免費供公共使用,若能實施就沒有偏遠地區跟台北市的差距,大家都有寬頻都可上網。

        我想再強調的是說,最近跟教育部建議,教育部原則上也同意,就是希望優先開放偏遠地區教師由教育部補助經費。其目的是希望對偏遠地區沒有機會建構設備的朋友,有一個好的地方可以使用。其實今日看美國,他們在過去二百年發展過程中間,對知識設備的建構有一個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公共圖書館的共識。我們應有公共圖書館的觀念,讓偏遠地區都有好的公共圖書館,現在的圖書館都是只是看書,而沒有一個好的地方可以上網。若今天大家有相同的上網機會,知識的分享就較平衡。

        第三個最大的問題是人材。今天偏遠地區沒有人,因此無法維護系統,甚至無法針對當地需要去發展素材及教案,所以最近跟教育部建議說以後跟職訓局或資策會協調,未來的轉業訓練或人才第二專長訓練,可以利用偏遠地區的學校來進行。一方面使人才和當地能有效結合,另一方面使教育成本降低。同樣的訓練若在台北市價格較貴,至屏東或南投訓練成本較低,帶動當地經濟活動。若此事可行,相信會使人才的分布較為平均,所以從人才的培訓上讓他均衡,才有可能讓地區性的素材庫建立更完整,這是我想強調的第三件事情。

        所以在素材庫的完整,公共圖書館的建立和人才的平衡發展,是值得我們去努力的目標。最後我要說的是,有關自由軟體這件事,從整個經濟邏輯上來看,我們到底該不該保護著作權?對社會經濟和人類社會的幫助到底有多大?此為一大議題,在此沒有時間作深入討論。但我覺得今日看有某一公司的軟體有很大的獨佔性,而開發另一套軟體以玆對抗,此為一種思維,若暫時不去討論這層次的思維文化,我們去看美國的圖書館,他所有的書也是私人公司賣出來的,也不因為價格貴而去發展不要錢的書,讓大家使用。我的意思是說,今天應有另一種思維發展,有二種層次,一為今日應該有比較簡樸的概念,今日所有資訊科技進步的時候,不一定要用最先進的科技才能獲得知識或資訊,就好像今日學校內只有黑板而無白板,不代表知識不能夠傳播。在我們經費不足夠的時候,就使用黑板,只要軟體維持在最低的層次,不要隨著廠商的促銷去升級,此問題的複雜性就會降低。老師與同學應該有簡樸的概念,當經費不足時,不要用投影機,而使用黑板教學。第二是公用性的概念,當每一個同學買不起書的時候,公共圖書館的概念就很重要,我們應該有一個環境,可解決版權問題和所有資訊往來,所有資訊應用的問題,而不是要求每一個人都擁有他的版權或軟體,若在地區性的公用概念之建立可以強的話,我想這樣的問題困難度就會降低。僅提這些意見供大家參考。謝謝。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 / 曹啟鴻 立法委員:

        謝謝吳院長分享他的看法。接下來我們請教育部周司長

教育部社教司 / 周燦德 司長:

        主持人暨各位與會朋友,剛剛說到的鄉鎮公共圖書館,今年鄉鎮圖書館有自動化計劃,在參觀過後非常憂心。鄉鎮圖書館裡的從業人員,也就是行政人員,十位裡面有八位都還待不滿一年,因為鄉鎮長把不要的人放到那地方,一年可換好幾個。這些人基本上都沒有資訊方面的素養,連圖書館的專業素養都沒有。當我們今天在談這些問題的時候,首先應思考到人才問題,人才進到這樣落差的地方去,這些配套的東西沒有上去的話,我覺得我們談的很多想法就無法達到目標。我本身是學教育的,被邀請到此地才發現應邀請電算中心的主任才對,是丁理事長青睞我,特別找我來,我想就我所能瞭解的部份與想法跟大家分享。

        教育其實是促進社會流動的重要因素,台灣過去幾十年來在此方面有相當好的成效,現在我們又進入另一個時代,我們把它稱做經濟或新經濟的時代。在此時代裡,民眾是否具有資訊的素養,其實會影響到它對以後生活,許多爸媽常說,不要讓小孩輸在起跑點上,當我們進入這樣的知識經濟時代,怎麼樣讓原本在社會較弱勢的群眾不要輸在起跑點上,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議題。過去很多教育研究裡面,也發現社會批判理論,其內容為在這個社會中有很多優勢的族群,透過教育知識的傳遞,慢慢讓優勢繼續宰治弱勢,所以所謂的社會階級就會再治,這樣的一個觀念,其實是今天我們在整個社會公平的思考之下特別注意的一個部分。我們在念教育社會學的時候,曾經發現不管老師也好或是課程也好,甚至在行政決策、資源分配也好,基本上,在他們做這些處理的過程中間,我們發現對那些中上社經地位水準的孩子來講是比較有利的,對低社經地位水準的孩子來講,不管是課程經費各方面來說,都是比較不利的。各位如有機會回頭檢視我們很多的政策,其實你畫一個三角形來看,我們有好多政策,像丁理事長講的,關注到三角形頂端少部份人的需求。

        我不太同意丁理事長提到教育部裡找不到比較弱勢的人,就拿我社教司來講,我兩年多以前到社教司工作,我就馬上提這兩個針對弱勢的。例如家庭教育,我就鎖定所有弱勢族群,為我家庭教育中最重要的一個對象,我推全民學外語,計程車司機學外語,整個六個族群學外語。從行政上來看,若把資訊素養也當成優先區的概念,以專案計劃的方式,針對兩部分,一個是以人為對象,針對比較弱勢的人,也許丁理事長所講的原住民或身心障礙者,這些都算其中的。就我目前所推的觀念,在掃除文盲的同時,應先把文盲用功能性界定,達到像剛剛吳院長所提的,不會因為缺乏工具的使用,讓他在吸收知識的過程中屬於弱勢,這不是困難的問題。如果能夠形成這樣的專案計劃,用此鎖定我們需求的經費,基本上這是可以做的部份,第二個部份,針對地區的方式來思考,剛剛丁理事長所提的比較偏僻的地方,線路是拉不上去的,會花很大的成本在其上,但若走路下來的某個社區就有一個供公用使用的,對民眾開放地方,這就不同了。公用圖書館是一個可用的地方,我現在希望每一個鄉鎮都它設兩個社教工作站,每個都提供這樣的設備,也讓它在社區裡頭貼近民眾、教導民眾本身就會使用,具有這樣的素養。針對地區的這個部份我覺得縮小城鄉差距,網路系統的建構,資訊是重要部份。公共圖書館或全國四千所學校也好,基本上都是可建設的核心方向。

        公共圖書館這部份我特別提到,我上個月到英國,有機會去參觀市立圖書館,有一個終身學習的中心,提供所有社區民眾,去登錄就可學習,是資訊的提供又是各種不同的班別的訓練,每一個民眾對生活工作中所欠缺的,在那個最貼近社區的地方就可提供給你,為此我特別去了解課程內容。有兩個課程在世界裡是一致被需求的,一為資訊教育,一為外語學習,所以在社教司,教育部的終身學習白皮書裡,最重要的兩件事就是全民學電腦之外還要全民學外語。我己跟台北某一社區大學談好,為發展社區當作資訊社會的概念做一合作計畫,在他做好之後,一年之後對所有的三十一所社區大學發表,把所有程序弄出來,將社區大學用輻射狀做為資訊社會建構的部份。外語跟電腦是社區大學最受歡迎的,是高職開設第二專才訓練班最受歡迎的,是社教工作站開設班別中最受歡迎的,這證明全民並沒有落後在知識經濟時代裡,我想這是可喜的。只要政府有這樣的觀念,大家一起來促成這樣的事,我相信今天的研討會對未來會有相當大的貢獻,謝謝。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 / 曹啟鴻 立法委員:

        謝謝周司長,將實務上的了解向各位報告,他提到說每個鄉鎮都要設社教館,這個遙遠得很,坦白講,屏東社教館,在屏東縣在只有三個社教站。

教育部社教司 / 周燦德 司長:

        社教館的服務區裡總共有五十幾個社教工作站,我現在分三年計畫,每年要每個鄉鎮都提出,一個鄉鎮要有兩個社教工作站。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 / 曹啟鴻 立法委員:

        當時我們希望偏僻的地方能設置,但如甯K、潮州都沒有設置,這在事實上是有落差的。至於各鄉鎮圖書館,人才訓練或設備網路的管理是很大的工程,是很大的挑戰。接下來我們請台北縣教育網路中心朱大維秘書與談。

台北縣教育網路中心 / 朱大維 執行秘書:

        各位與會的貴賓大家好,就基層實際遇到的問題,提出與大家分享。就學校的立場來講,謝謝教育部兩年前擴大內需的時候,一口氣把寬頻網路拉到所有的學校,但之後就遇到問題。大家都說要把資訊教育推動,但遇到無法妥善分配資源的問題,對中央上級長官來說,資訊教育很重要,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執行方向,沒有人統合。資源集中可做很多事情,但因多人推計畫,使資源無法妥善運用。例如剛才提到的工作站,最近部長提出教室網咖的問題,為一很好的思考方向,目前無法在假期時好好利用學校的這些設備,回過頭,是人力的問題。台北縣有二百七十九所國中小,也爭取要設資訊組長,負責學校資訊教育的推動。但以我個人經驗,每年七月時,是校長最痛苦的時候,一堆資訊組長不做了;我們去年開會時,一半新面孔。今年不斷的工作,不斷的透過學校的執行,大概明年又得面對一半新的資訊組長。一年換一次人,不斷重覆做網路管理訓練,結果資源不斷浪費。

        希望在人力方面,電腦教室開放能妥善運用,如剛才周司長提到的社教站,我們開放電腦教室很方便,寬頻上網非常好,但學校會面臨到問題是:政府購買設備很容易,但沒有注意到編列維護經費。剛開始把資訊設備放下去時,校長、老師不敢用,因昂貴且維設不易。若今天開放電腦教室,學校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設備損壞時,維修費用從何處來?再來就是人,我們很謝謝毛教授、洪教授也去做人力資源分享的事情,以台北縣來講,我們是大縣,可是實際上我們還是有偏遠的地方,真的是缺人,沒有人協助則此落差便會加大!若有志工,大家結合資源整合,把學校設備妥善開放,我想此落差便消弭掉了,謝謝。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 / 曹啟鴻 立法委員:

        謝謝朱老師,朱老師的實務是:寬頻是進去了,但人沒有。接下來請全國教師會教學研究部詹政道主任與談,他也了解各縣市困境,詹老師也帶幾個學生,特別是有一部份是災區學生。學生小朋友最易講實話,所以由學生的觀點來看,比較災區或台北縣市的區別。

教育部社教師 / 詹政道 主任:

        各位好,我是台北縣丹鳳國中現任的老師,接前面眾人的話,從社教眼光訓練全民懂電腦,有很大一部份是在學校,今天國教司應該來才對。剛剛朱大維老師從網管去看資訊教育,談到人才問題。在學校裡因為資訊組長工作量太大,產生頻頻更換的問題。例如,機器進來了,也有組長在那邊,上學期我想用電腦來上公民課,資訊融入教育,學校的資訊組長說,行政會報說非資訊老師不可使用。在此我不是要說我們學校有問題,這是大部份學校的問題,你想一想,一個資訊組長要維護兩三百台電腦,怎麼受得了?有沒有可能外包,外包有經費上的問題。老師不能用,學生能不能用,學生只有上電腦課可使用。我那五位學生在分組主題報告時,學校不能用電腦,只能看誰家有電腦去誰家做。經我調查的結果,三分之一弱的學生家有電腦,但那電腦不是他們自己用,而是家裡父母親做生意用,學生才順便可用,當然速度很慢。

        我有三組學生去網咖,所以我三月時向教育部提出預警,網咖一定會出問題,如果沒有管理的話。若學校沒電腦的話,網咖一定會出問題,學生去做作業不是去打電腦遊戲,教育部把我存參,我對網咖的管理提出一個很好的建議,但沒有被參考進去。公共圖書館要有公共電腦室,學生提出的概念就是發現台北市的公共圖書館裡有電腦教室,結果台北縣沒有。當時我就跟學生講這就是數位落差,所以今天請他們來。跟台北市比,新莊地區就有落差!不是只有弱勢族群跟都會地區,每個都會出現落差,尤其電腦放在那邊無法使用,落差更大!本校位於新莊靠近桃園地區,為勞工地區,所以家庭經濟狀況不是很好,附近有一圖書館,但是書也沒幾本,管理還不錯,我學生做作業時到那裡去,電腦是各自為政。圖書館是到輔仁大學去用(感謝輔仁大學),他們一進去說書這麼多,要怎麼找?現在請我的學生發表意見,陳述資訊工具對學習者的作用。

學生:

        老師要求我們做報告時,我們第一個想到就是到附近的市立圖書館去,結果發現此圖書館很小,書都被翻爛了。後來又去國家圖書館,因未滿十九歲被禁止進入。再去輔大,但資料只能影印無法外借,只能到附近網咖,雖然設備很多,但大都是娛樂性質,少有列表機、影印機。所以政府應該補助鼓勵家庭購置電腦,這是最根本的方法。不是每個家庭都有電腦,學生接觸電腦時間很少,長篇報告在打字時就佔了大部份時間。以學校來說,上課時間老師上他的,我們打字絕大多數使用注音,因接觸時間少,所以速度很慢,造成很大的困擾,沒辦法在時間內做出報告。

教育部社教師 / 詹政道 主任:

        長篇報告只有一千至一千五百字,其實不多很少。曾經我的班級向學校要求公民課使用電腦,搜尋各報紙、網站、圖書館。但全班學生上網時,網路速度變慢,當時只有一班在用電腦室,但仍無法同時上網找資訊。事實上不管人或機器,重要的是使用的問題,幾乎無法隨時使用電腦上課。台北縣有一學校願意開放課餘時間讓學生上課,那就是淡水的中山國小,那學校學生只有幾十個,很好管理。使用才是最大的問題,謝謝。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 / 曹啟鴻 立法委員:

        剩十五分鐘開放發言,跟往例一樣,發言希望能夠簡短。

討論交流

金勇先生:

        剛才聽了幾個,我有點感想。以前我是留學回來的,那時在美國流行圖書館,歡迎你進來看,書沒有?沒有關係,你後天來,後天去了,那本書在美國本土,美洲圖書館總部裡面,把書拿來給他看。你還要什麼?我們再幫你服務。人家可以做到這個程度。我們未滿十九歲卻不能進去國家圖書館,這個很奇怪。第二剛剛司長講的,最需要外語、電腦。我覺得台北市政府民政局,公民訓練應考慮,把民政局的國民訓練題材全國推行。現在最缺乏人權觀念,一切都從那開始的但卻不懂不談,請司長考慮。第三資訊社會數位落差我採保留的態度,台北市學校電腦那麼發達,屏東、台東、花蓮當然有差。這不單是數位落差,根本問題在原住民社會生活水準同這邊有得比嗎?這不是落差問題是距離問題,所以這不能混為一談。根本還不能走路那還能跑步?教改看了很多報紙,不敢說怎麼樣,只能說謹慎的樂觀。把學校辦好,第一點就是學校公私一樣,薪水和退休金政府負擔,第二公私學校學費差額政府補助,在此之下,學生沒顧慮,老師安心。公私立學校沒有什麼問題,現在私立學校貸款的弊病是政府沒有分清楚。謝謝。

聽眾發言:

        剛才大家在討論到自由軟體這方面,有一些誤解。其實自由軟體並不是為反制微軟所發展出來的,反過來說,微軟攻擊自由軟體較多,因微軟把自由軟體形容成共產主義這樣邪惡的思想,反對保障公有。其實不是微軟說的這樣。自由軟體是回歸到與學術研究一樣。我們知道最有效的學術傳播方式是大家共享,例如我今天做的東西,論文發表以後,大家就知道你的想法。大家可以在別人成果上更進一步發展,這是自由軟體另一個有利因素。在第一次工業革命時候,已經把教育普及。現在不只在歐美國家,包括印度中國都有此機會。所以自由軟體會有這麼大的力量,其實發展是在一個完全的軌道。所以今天情況,如我剛才說的,台灣自己為什麼要做反主流的事情?其實是台灣太特別了,微軟是他的中文做得比較早,符合大家需求,較完整,因此能全數獨占。你看看在我們台北市政府開出來有關中小學老師的技能檢驗,全是考一些枝枝節節,怎麼去操作office的技巧。這些東西反而害了人。就是說這樣下去的話,老師教學生,在學習當中,讓學生學過以後,反而產生厭惡,就像學數學一樣,這完全是負面的,對於資訊教育一點幫助都沒有,這只是一個背景希望大家參考。謝謝。

聽眾發言:

        我剛剛看到大家發表,我覺得都非常理想化,尤其是丁理事長提出的構想,是非常仁慈能夠照顧到弱勢。但是我們也反想過來,可能裡面的因素不是那麼簡單,不是大體上解決就能完全解決裡面的問題。因為舉例來說,如丹鳳國中的老師及台北縣資訊教育中心的報告(我本身是台北縣國民小學的老師,學校也在實施電腦化教學),所謂人力不足的問題。其實我覺得人力的問題,並不是一直更換也不是因工作量太重,其實很多時候,學校裡負責電腦資訊的組長,可能有誘因,可能是遷調方面,如可得到積分、加給、減課優待,所以得到這些東西後,他就離開了,。電腦教學落實,人力可扎根,最起碼有一些方式是不是可以讓資訊師資繼續教下去,不要當成一個跳板,教了一年然後就換了, 繼續當別的組長,或調到台北市去了。其實這是相當困擾的一個問題,在學校看到電腦組長,是非常輕鬆的。學校內已有寬頻,可是我們學校就只有十分之一的教室可以拉到寬頻的線,為什麼呢?資訊組長就跟你說,我很忙,等我有空我慢慢幫你拉,去年開學時說一年內會幫我們拉完,每間教室都有,今年開學又到了,他已經調到別的學校去了,所以他說下任組長會幫你們拉,表面上寬頻是每間教室都有了,實際上根本沒有的。再看一看設備,非常的可怕,我們教室的電腦是386、486的,說實話能用嗎?各位都很清楚能不能用,老師們的電腦作業,都是帶回家用自己的電腦做,這是百分之百的,為什麼呢?學校說無法提供好電腦,都是學生打壞、用壞的電腦給老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