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09

關於函數編程(三)摺疊-映射融合定理

函數語言程式有比較好的數學性質,我們可用來對程式做各種推論和操作。

Posted in 函數編程簡介, 計算算計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先寬度標記 — Oleg Kiselyov 的解法

咦?那真是太巧了。當時我也站在一旁聽,而且記得 Okasaki 的那句回答。那時我還不認識 Oleg 呢。世界真奇妙呀。

Posted in 計算算計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關於函數編程(二)摺疊與抽象化

三個函數都同樣地把串列從左至右走訪一遍,差別僅在碰到串列結尾時分別傳回不同的值,並用不同的運算元處理遞迴呼叫的結果。我們能不能讓這三個函數共用同一個定義呢?

Posted in 函數編程簡介, 計算算計 | Tagged , | 3 Comments

關於一個咖啡實驗的雜感

只要先選好你今天的偏見,任何好事總有辦法寫成壞事;任何壞事也總有辦法寫成好事。

Posted in 胡思亂想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Dijkstra, ALGOL 60, 與 van Wijngaarden

Maarten van Emden 的 blog 上看到這段關於 Edsger Dijkstra 與第一個 ALGOL 編譯器的軼事

Posted in 人物, 計算算計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Go To 有害大論戰

「幾年前我便觀察到,一個程式員的品質是其程式中 go to 密度的遞減函數。」他說,「後來我發現了為什麼 go to 的使用有這麼嚴重的後果,並相信所有『高階』語言都應該把 go to 廢除掉。」

Posted in 計算算計 | Tagged , , , | 14 Comments